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吃瓜子

幸会。

这里是花宿九/何焚彻,目前阴阳师王者荣耀凹凸世界。
吃的cp除特别在意的大部分都可逆可拆,冷cp也吃,脾气自我感觉还可以,所以请不要大意的冲我卖安利))))
特别在意的cp大概是酒茨安雷狗崽。这些可逆但不拆w

一点也不高冷!找我玩耍呀_(:з」∠)_

关于那朵花.

*答应亲友的安雷

*全程刀慎入


1.

其实这才是最适合他的生活。雷狮想。

白天开着电视玩手机,晚上叫上认识的人在路边的烧烤摊喝到烂醉,每天的外卖绝对不会是同一家,冰箱里满满的只有啤酒。没有烦人的骑士强按着他吃什么对眼睛好的胡萝卜。

咣当。

黑猫从窝里跳出来,踹翻了食盆咕噜咕噜扒的到处都是猫砂。

雷狮的目光就自然而然地追着黑猫跃上了桌子。那里有一只装在廉价玻璃箱里的小乌龟,是他和安迷修一起养的。水是很久没换过的样子,雷狮也懒的去管。

视线又开始陪着猫走。小乌龟旁边是安迷修送的双色玻璃杯,墙上挂的是安迷修画的画。

雷狮忽然就很烦躁。他曾以为自从安迷修离开后就和他没了关系,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活在被安迷修笼罩的世界里。他无意识地把啤酒罐捏扁再捏回去,目光还是跟着猫。

视线跟着猫移到某一处时忽然就不动了,黑猫从窗户跳出窜进了雨里。

那是一盆并不繁盛的不知名紫色花朵。还是安迷修搬来的,他给这盆花起了名字叫布伦达。名字让雷狮感到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雷狮已经忘记了他多久没有给布伦达浇水了。但就从记起布伦达的时候,他忽然就开始期待着布伦达枯萎的那一天。

猫湿淋淋的从窗户回来了。雷狮用毛巾把猫抱进窝里擦干,忽然意识到今天下了很大的雨。

他套上外套撑着伞闯进了雨里。他想他必须去见安迷修了。


2.

墓园里,雷狮把伞丢在地上,对着墓碑狠踹了一脚。

你混蛋。他说。

枕中絮.

*之前说好的点梗信云暗恋

*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来那位小可爱想要的感觉x

1.

明明只有两个星期没见面而已,身体里对赵云的所有眷恋在四肢百骸里蔓延,最后把心脏裹成紧密的一团。

密不透风。闷得发痛。

两个星期前赵云因为工作问题要出差,仅仅是作为合租室友的韩信却连一个让他早点回来的理由都没有。

他总不能说真人不在旁边开黑打游戏感觉不好吧。

韩信烦躁地把头发搓成了一只卷毛羊,从床上翻下来光着脚去浴室洗澡,试图让凉水把他的理智从暗恋的小河里拉出来。

韩信前脚刚踏进浴室关上门,后脚床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是备注为亲亲小子龙的特别关心。

2.

等到韩信吹干他的头发已经是很久以后了。韩信一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枕头上,一边划开手机想跟他的闺中密友(?)李白倒倒苦水。

这一看不得了,置顶的亲亲小子龙在一个多小时前给他发了条消息。

没有第一时间跟自家亲亲小子龙回上消息让韩信有些痛心疾首。他带着几分侥幸地戳了进去,却看见赵云的消息已经撤回了。

韩信被勾起了好奇心,但是手指在屏幕上磨磨蹭蹭,敲出来的话删了又打始终觉得达不到想象的效果。

身下压着的枕头角开了点线,里面的棉絮悄悄的从小破口漫了出来,蹭着韩信的胸口心脏处痒痒的。

这大概,就是暗恋的感觉吧。

3.

其实赵云撤回的消息是我爱你来着。

在不更新你们都要以为我死了2333
写出了心中两种暗恋的其中一种w甜到发闷发痒x还有一种是哭着微笑那种感觉的暗恋x可能也会写?

点梗的那个小可爱!意念艾特!

一百fo   感谢!鞠躬。
被喜欢果然是  幸福的♡

一辆自行车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f406cc411eda
那  那个  开车开上瘾了(。)
开车的时候怎么能不说点儿荤话呢x
来评论啊我想要评论_(:з」∠)_

烈酒。车。

那  那个 半夜飙车x
很想写的不ooc……但是越写越控制不住自己。生无可恋。果然还需要练习x
晚睡的孩子有肉吃。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5b25874dc21f
想要特别多评论……意见也好批评也好我想要评论啊……

梦。

庄周经常睡着,也经常做梦。
他梦见过周瑜为小乔举办的婚礼,梦见过孙尚香和刘备的争吵,梦见过青丘一族的没落,梦见过荆轲刺秦王时的悲壮。
这一切都成为了现实。
而在最新的那个梦里,李白死了。

眼里的海

那究竟是怎样的一双眼睛。
好像所有的感情都揉碎了装进那蓝色的瞳孔深处,最后沉淀在了眼底的湖泊里。
那究竟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。
本来澄澈无杂,波平如镜,却在见到他时泛着阵炽热的光和欣喜。
像是星星一样耀眼。
像是星星一样甘做陪衬。
你到底是甘愿追逐那红发将军一辈子的。

就……突然脑洞x
子龙哥哥在见到韩信的时候,一定是笑得很好看的。
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_(:з」∠)_

帝王言。

  1.
  偌大的宫殿终于只剩他们两人。帝王仍是高高在上地翘着唇角,笑意却未达眼底,只在瞳孔深处凝结的冰面上折出彻骨的寒光。
  他跪伏在冰凉的地上,骨节分明的手掌紧握成拳,指甲深嵌入柔软的掌心。
  他们仅有一步之隔,他却觉得他们之间隔着深不可测的峡谷。
  没有人说话,连风声都从缝隙间遁去。
  就像降下的雨水灌满深幽的峡谷。
  就像滋生的秘密填满人心的空洞。
  他也曾试着向前,义无反顾地踏着峡谷满溢的雨水,想去到君主在的另一头。
  “有人告你要反朕。”
  ——他坠进了幽暗的峡谷。
  
  2.
  “臣从未有此想法。君上既出此言,怕是已经怀疑臣了罢。”
  啊啊。
  又来了。
  刘邦面上的最后一点儿笑容终是泯在了唇角。他的将军仍是那般锋芒毕露不知收敛,连续的降职似乎并未让他幡然醒悟,只是让他的傲气更盛了些。
  他必须杀了他。
  巩固了统治的帝王,从来都不需要惊才惊艳的武将。
  兔死狗烹,鸟尽弓藏。
  
  3.
  粘稠的血液将竹签染成绯红,身体被穿透的痛令他几近昏厥。临近的死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怖,只是心里始终绕着缕浅淡的悔。
  不是悔为他打下这江山,不是悔拒绝了奸人谋反的提议,不是悔轻信了萧何的言语,甚至不是悔死在吕雉这妇人手里。
  只是悔,悔对他生出了超越君臣的感情罢。
  
  4.
  邦战胜,凯旋而归,见信死,且喜,且悲之。
  
  5.
  帝王言,君无言。
  君不敢言。
  君再不能言。

味微甘。

     是糖
       1.
  微风卷着几片残叶飘飘荡荡地落在脚边,枯黄的叶片脆弱的好像一触既碎。韩信支着脸坐在石凳上,百无聊赖地踩着地面上的枯叶,空气里漾着缕略带甘甜的苦涩药味,意外的好闻。
  “我说,韩信。”坐在他对面的人终是忍不住了,将手中的瓷罐放在一边。“你在我这儿已经坐了快一个时辰了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  韩信没说话,低着头拿脚尖把已经碎成几片的枯叶碾的更碎,终于在扁鹊想掐死他的目光里开了口。
  “神医大人有没有那种药?”
  “那种药?哪种???”扁鹊一愣,随即给了韩信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。“你最近是不是跟李白学坏了?”
  “不是,”韩信盯着杯里在茶水中打转的茶叶,“我有个很喜欢的人。很喜欢很喜欢,想跟他在一起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。”
  “但是我怕他不喜欢我。我怕我表白他会讨厌我。”
  “……你看上哪家姑娘了这么难搞定?”
  “赵云。我打算明天表白,所以你这儿有那种让人表白成功的药吗?”
  “没有,滚。”
  2.
  扁鹊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给面前的人倒了杯茶。刚刚送走韩信赵云又来了。你们这是弄啥。搞事吗。
  “那个,神医大人,”赵云略带拘谨地握住茶杯,开门见山。“你这里,有没有,那种可以让表白成功的的药?”
  “……”
  事已至此扁鹊算是明白了,合着别人都把他这医馆当成魔法屋了。他冲天翻了个白眼,“谁告诉你的?”
  “剑仙大人。”
  ……
  李太白,你他酿的真是好样的。
  3.
  “所以你到底喜欢上了哪家的姑娘?貂蝉吗?”
  “不,是韩将军。”
  
  

上来逛一逛突然发现五十foΣ
没什么好干的只能点文_(:з」∠)_
有梗最好x因为最近脑洞枯竭xxx
cp的话  信云  邦信  邦良  等等都行x
只有你不敢点的没有我不敢写的w
占tag致歉x没人就尴尬xxx
最后   感谢关注!(鞠躬)